同济堂现金流锐减158% 实控人质押套现20亿去向成迷

利来国际注册首页

2018-10-11

同济堂现金流锐减158%实控人质押套现20亿去向成迷来源:长江商报编审:发布时间:2018-10-0814:55:55同济堂股价跌8成现金流锐减158%张美华夫妇质押套现20亿去向成迷一份年报两次修订,同济堂()瑕疵信披不断,究竟是无心还是有意,颇耐人寻味。

记者发现,上市以来,同济堂相继因年报、收购标的估值以及分红等问题受到质疑,公司也曾多次更正,声称工作人员疏忽等。 今年8月29日、9月4日,针对今年半年报,交易所又连发两份问询函,直指公司增收不增利、子公司华龙药业及公司自身内部控制等。 据不完全统计,同济堂两年时间6次信披存在瑕疵。 信披屡屡出错引发市场对其是无心还是有意的猜疑,但目前尚无定论。

一分析人士称,同济堂信披轮番出错还难以与财务造假相联系,但一定程度上可能与实控人股权质押存在关联。 二级市场上,公司股价大幅调整。

截至9月28日,其股价已从借壳之时的元跌至今年9月28日的元,股价累计跌幅为%。 股价深度调整,公司实控人张美华夫妇高比例质押的股权濒临爆仓风险。 仅在今年6月,公司发布的20条公告中,其中6条公告是公司补充股权质押。 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上市以来,张美华共39笔股权质押,累计套现约20亿元。

只是,这20亿元资金去向至今仍不明朗。 信披频繁出错,曾被疑为股东减持抬轿同济堂再一次因信披成为监管部门关注重点。

9月12日,同济堂发布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公告,回答了公司上半年增收不增利等问题,以及补充披露龙海新药自收购以来的主营业务情况。

这是公司因为发布今年半年报收到的第二份问询函,前一次是8月29日,交易所重点问及子公司华龙药业。

根据两份问询函,对持股51%的子公司华龙药业在半年报中消失,公司解释,在今年第一季度开始,失去了对华龙的实质控制权,所以不再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此外,收购龙海新药55%股权使得半年商誉猛增300多倍,而龙海新药2017年净利润258万元,承诺2018年至2020年实现净利润2100万元、2415万元、2775万元。

无疑,公司存在商誉减值问题。 对于交易所问询函,公司答复称描述不够准确、表述过于概括。 实际上,在信披问题上,同济堂屡屡犯错。

2017年4月,公司发布的2016年报中,三大主营业务板块中,营业收入增长率最高板块为%,还有出现负增长板块,而年报披露的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为%。

一个月后,公司认错修改了其中一个板块营业收入增长率。 两个月后,公司在收购南京同济堂股份中再次出错,公司选定基础法评估,评估值为亿元,但评估报告最后确认估值却采用收益法评估,评估值为亿元。

最后,市场得到的解释是,评估助理工作疏忽,误将校订前的《资产评估报告》扫描提交给客户所致。

今年6月,公司在分红方面也闹了大乌龙。

公司披露2017年年度分红计划没几天突然改口,宣告撤销这一分红计划。 原因是,公司母公司历史存在7427万元未弥补亏损。 分红利好变为乌龙事件,市场曾质疑是为股东减持抬轿。

多年铁公鸡公告分红后,股价有较大涨幅。

但在公司宣布撤销分红计划之前,股东盛世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完成了股份减持,套现亿元。

此外,针对2017年年报,公司分别在今年5月10日、8月10日发布修订版,对环保问题、经营现金流等问题进行补充披露及更正。

今年9月,又对今年半年报进行了修订。 综上所述,完成借壳上市仅仅2年时间,信披问题频发,究竟是态度及责任心还是有意为之,让人捉摸不透。 股价下跌逾八成,实控人质押融资超20亿分红闹乌龙、年报接连修订、信披频频出错或与同济堂实控人张美华夫妇频频质押股权有一定关联。

借壳上市完成后,同济堂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较差。

2015年6月15日,随着同济堂借壳事件公布,股价一路上蹿至元,达到历史顶点。 此后,股价跌跌不休,至今年9月28日,股价为元,创下2009年以来新低。 以此计算,借壳以来,股价累计跌幅已达%。 随着股价轮番下跌,同济堂实控人张美华夫妇所质押的股权面临平仓风险,频频通过补充质押来化解。 仅在今年6月,同济堂发布的20条公告中,8条与股权质押相关,其中,6条是补充质押公告。

同济堂的股权结构中,张美华与李青夫妇合计持有同济堂控股%股权,同济堂控股持有同济堂%股权。

张美华和同济堂控股合计持有武汉德瑞万丰%股权,新疆嘉酿是后者全资子公司,新疆嘉酿持有同济堂%股权。

此外,李青控制的武汉卓健持有同济堂%股权。 由此,张美华夫妇合计持有同济堂%股权。

算上今年来的增持,截至目前,张美华夫妇通过上述三家公司持有同济堂%股权。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梳理统计,2016年5月23日以来,张美华通过控制的上述三家公司频繁实施股权质押,截至今年6月28日,共办理了39笔股权质押。

截至目前,共有亿股处于质押状态,占公司总股本的%,股权质押比高达%。

公告显示,上述股权质押中,2016年11月4日质押的亿股频临爆仓风险,质押当日股价最低为元,今年6月补充质押了2000万股。

今年下半年,张美华夫妇解除质押了部分股权,但股权质押比仍达%。

如此高比例质押,张美华夫妇究竟融资了多少钱以主板四折计算,单看需要在今年6月补充质押的质押股份,这些股约为亿股,所融资金大约为亿元。 另外的亿股以平均低价元计算,大约为5亿元。 由此得出,张美华夫妇股权质押融资在23亿元左右。 剔除其增持亿股约耗资2亿元,仍剩21亿元。

通过股权质押融资超20亿元投向了何处同济堂的公告中只字未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除同济堂控股外,张美华夫妇还控制9家公司,不过,公开资料显示,这些公司多是围绕同济堂控股设立,规模并不太大。

现金流锐减158%,三募投项目延期股价跌跌不休或与经营业绩提升不明显、募投项目未达预期有关。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 但在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增速明显放缓。

2017年至今年6月底,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亿元、亿元,同比增长%、%,净利润分别为亿元、亿元,同比分别增长%、-%。 同济堂主营医药流通,在两票制背景下,已建有庞大销售网络的同济堂将是受益者。 显然,业绩增速下滑低于市场预期。

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募投项目未达预期。 2016年5月,同济堂曾向10名投资者配套募资16亿元,除了支付借壳交易现金对价亿元、亿元中介费外,剩下亿元投向汉南健康产业园、襄阳冷链物流中心及医药安全追溯系统三个项目。 根据当初公告,襄阳冷链物流中心及医药安全追溯系统预计在2017年12月31日达到可使用状态,汉南健康产业园在2018年6月30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 根据同济堂今年4月发布的公告,截至2017年底,汉南健康产业园项目计划投资3亿元,实际投资进度为%,襄阳冷链物流中心项目计划投资2亿元,目前仅投入万元,而医药安全追溯系统项目至今尚未启动。 公司解释,受资金到位、相关技术及政策等影响,上述项目延期。 净利润下降的同时,公司现金流急剧减少。

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货币资金亿元,较年初减少亿元,应收账款增加9亿元达亿元,占总资产的%。 预付账款亿元,较年初的亿元翻了一倍多,同期预收账款基本无变化。

经营现金流净额为-亿元,同比下降%。